通天塔影评

影评

通天塔影评更新时间:2017-03-14 16:06 手机版
通天塔影评   通天塔影评(一):   解读《通天塔》   了解“通天塔”在圣经中的寓意,是看懂这部的片子的前提——据说“巴别”在希伯来语里的语意,就是“变乱”,上帝变乱了人们之间的语言,使之无法交流,才阻止了人类试图修建“通天塔”的愿望。   影片《通天塔》由三个独立又相互关联的故事组成:[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第一段是两个摩洛哥山地男孩偶然得到了一支猎枪,为了试验这枪的威力,他们朝着一辆偶然经过山下的旅游车胡乱开枪,打伤了车上的一位美国女游客。   一件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故,被美国政府视为一齐针对美国公民的恐怖事件,一面是不遗余力的破案,一面是人为复杂化了的抢救过程。历尽曲折之后,女游客被美国直升机接到卡萨布兰卡抢救,并最后保住了性命。开枪男孩的哥哥则被摩洛哥警察胡乱地击毙。   这起事故的唯一正面收获,是女游客和他的丈夫在生死之旅中走出不睦的阴影,真正实现了以非洲之旅拯救婚姻的目的。   第二段,一个美国家庭的男女主人双双出外旅游,墨西哥女佣独自在家照顾两个孩子。女佣的儿子要在家乡结婚,主人未归,女佣又临时找不到人照顾主人家的孩子,只好带着他们一同回到墨西哥参加婚礼。当晚回家穿越美墨边境时,女佣与孩子之间的关系受到美国边境警察的质疑,女佣的侄子驾车抢关奔逃,无奈中把女佣和孩子仍在黑夜中的沙漠。次日,女佣被迫将孩子留在树阴下,独自前去求援。女佣和孩子分别获救之后,女佣因非法劳工身份而被递解出境,中断了她已经持续了16年,并寄予了更多期盼的美国生活。   第三段,日本一家富户人家的一位聋哑女孩,因为无法与他人正常交流而郁郁寡欢,找一个男人做爱,似乎成了她与人交流的最后的期望,以至于竟邀请一位办案警察深夜来访,并将自己的裸体展示给警察。但警察还是郑重地给女孩披上衣服,并离她而去。女孩的父亲归来,在阳台上发现裸体伫立的女儿,父女在暗夜中的顶楼阳台上相拥无语。   前两个故事联系得比较直接,两个美国孩子就是在摩洛哥受伤女人的儿女。第三个故事与第一个故事的联系比较牵强,那两个摩洛哥兄弟得到的猎枪,是日本哑女的父亲在摩洛哥打猎时,送给导猎员的礼物,后被转卖给兄弟们的父亲。   不明白《圣经》的原意如何,反正《通天塔》要表现的决非仅仅是语言的隔膜。在第一个故事中,美国游客与当地山民之间,有一个翻译能够帮忙他们实现语言的沟通,但政治的、贫富的、文化的、种族的隔膜,使他们完全无法进行正常的交流和沟通。尤其是恐怖主义这个政治阴影的存在,更使一件极其偶然的事件,完全失去追索真相的可能。摩洛哥警察在追查凶手上的不遗余力和快捷高效(迅速找到并击毙疑凶,并顺着那支猎枪的线索一向追到日本),与美、摩两国政府在抢救受伤妇女上的冷漠低效,使政治与人性之间的隔膜,呈现出荒诞的错位和无情。   在第二个故事中,墨西哥人与美国白人警察之间的交流障碍,与去年的《撞车》有些相像。在墨西哥人那里充满人情的行为(女佣坚持要求其侄子深夜驾车越过国境送她和两个孩子回家),却撞上了美国法律的铁墙。美国警察看似恪尽职守的执法行为下面,始终盖不住时时浮上来的歧视的底色。没有歧视的语言,没有任何有违政治正确的言行,制度的规范、法律的训练,显得卓有成效。但那种为了规避政治不正确而刻意不予任何有形表现的情感歧视,认人怀疑制度的约束和真实的情感之间,其实存在着某种相互强化的作用。“白人”和“警察”的双重身份,在墨西哥人面前筑起了一道坚硬的铁壁。   就单一段落而言,日本故事更为深刻和意味深长。虽然我不确知“口不能言”的境遇,究竟给聋哑人带来多么严重的心理障碍,也不明白以“做爱”作为“终极交流”的唯一期望,是否确是聋哑人的真实心理,但影片对这一心理逻辑的呈现无疑是成功而且强烈的。所以尽管有报道称此片在大陆上映只删节了5分钟,我还是怀疑公映版会大大削弱了本来的张力。如果哑女的那具不具备诱惑力的裸体不在银幕上呈现,她所感受到的连肉体交流都不可得的杯具感,必然失去力量。所谓“艺术创作需要的暴露镜头”,在中国是一个很难说服人的“诡辩”,但这部影片是一个很好的注脚。至于哑女那个残缺又畸形的家庭里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秘密,因为只看了一遍,我还不敢妄测。   严格说来,第一和第二个故事之间,也缺少剧情上的有机关联,在非洲遇险的夫妇,与美国的两个孩子和保姆的遭遇,本质上是两个独立展开的故事。他们之间的内在联系,其实是“美国”这个概念和形象。在摩洛哥人和墨西哥人那里,“美国”意味着同一个形象——财富、机遇,同时又是冷漠和威胁。两位摩洛哥少年误伤他人之后在当地引起的恐慌,和他们的父亲表现出的震怒和恐惧,乃至最终让他的一个儿子付出了性命,都是只有“美国”这个形象才能引发。在墨西哥人那里,美国的形象也大致如此:富足、诱惑,又冷漠而坚硬。这样的外部形象,为大多数美国人所不能自觉,无论是用心有为,为别国人民送去民主自由的美国大兵,还是出于好奇而为异域百姓送去财富的美国游客,都未必明白除了解放者和慷慨的施主形象之外,他们还扮演着什么别的主角。所以由一位墨西哥裔导演说破这一层,正是必然。   当然,这位墨西哥导演并没有把自己的作品,拍成一部对美国人的谴责之作,如果是那样,这部影片的认识价值也会大打折扣。在“上帝”制造的隔膜和“变乱”中,美国人也是受害者。美国人在给异族人带去压力和紧张的同时,也同样为失去安全感而恐惧、焦虑。影片的最大悬念和紧张,在于受伤的美国人何时能够被一架从天而降的直升飞机带到礼貌而安全的地方,和他们的两个孩子能不能平安地离开墨西哥那个嘈杂、喧闹、肮脏,充满了难以控制的勃勃活力和野性的环境。在整个看片过程中,我似乎始终被一种“逃离”的焦灼所笼罩。不明白现实中的美国人是否有这种“逃离”的恐惧,如果有,他们是不幸的。我估计至少在伊拉克的美国大兵有。   至于第三个故事被安排在日本,我觉得基本是策略的需要,一是能够增加语言的差异,呼应“巴别塔”在《圣经》中的本意,二是也能够丰富视觉元素,增加影片的观赏性。如果再缪托一下导演的知己,还能够说选取日本作故事背景,也是与美国之间的“互文”,由于日本社会与美国社会的同构性,表现日本就是表现美国。   这部片子在奥斯卡上只得了一项音乐奖,不明白是美国人看不懂,还是不喜欢来自异族人的犀利,或者仅仅是要给马丁一个补偿?但愿是后者。   通天塔影评(二):   电影《Bable》(《通天塔》)——一个墨西哥导演执导的一部美国大片,讲述了一对美国夫妇在一次旅行途中,妻子不幸被一个摩洛哥少年用一杆从一名日本狩猎爱好者那里得来的来复枪击中肩膀,在生命垂危等待救援的同时,他们的墨西哥保姆正带着他们留在圣地亚哥家中的两个孩子越过边境去参加她儿子的婚礼。   Bable在希伯来语中意为“混乱”,导演AlejandroGonzálezIárritu(阿加多·冈萨雷斯·伊纳里多)透过四个国家(摩洛哥、墨西哥、美国、日本),四个家庭(放牧人家庭、美国夫妇家庭、墨西哥保姆家庭、日本人家庭),以及11个主要人物分线索多情景地拉开了一个为期11天的“bable”局面!《通天塔》是他和编剧GuillermoArriaga(吉勒莫·阿里加)继《感情是狗娘》和《21克》之后的第三次联手,作为最初约定的三部曲的终结篇。显然这部影片充分显示了两位大师在多线索叙事角度上的炉火纯青,加上布拉德·皮特和凯特·布兰切特等人的出色献演,让它能在1月15日刚落幕的64届金球奖上包揽了7项提名。   英国王牌制片人大卫·普特南爵士说过:处于巅峰状态的电影永远是属于全世界的,是向大众开放的,而且永远处于公众注意的焦点。   而我认为观众对于一部影片的编排及焦点通常是仁见仁、智见智,在此无法臆测导演和编剧本身的意愿,至少影片的结局是不够清晰的,比起一部呈现线性叙述的常规电影的固定结局模式来讲这显然不能算是一个结局,但是故事到那里从资料上是该结束了,这是一个十分美式的结局,每一个主角都鲜明地呈现了最终的态度,结局没有令人过于绝望,反而像是透过一系列镜头的历练,获得拯救。   影后感归纳如下:   1、六度分割(SixDegreesofSeparation)   显然,“六度分割”原理是这部影片的主线或者说噱头,近日有看到评论说东京的那一部分情节与整部影片之间的连接稍显生硬,但是我认为,只要有六度分割原理的大框架,任何贯穿在人与人之间匍匐的明线或者暗线都不会是牵强附会的。   2、契机和宿命(Chance&foreordination)   我只能说生活是不同的态度。   3、沟通不畅(Failedofmunication)   站在一个语言学习者的角度,《通天塔》显然是继《燕尾蝶》之后第二部能让我在语言角度为之倾心的影片。影片在语言角度是粗糙的,没有出现一些台词让人没齿难忘或者若有所思,但是又似乎所有的不幸都起源于沟通不畅。以沟通作为切入点再来看影片的走势,会发现发生在东京的那部分情节反而成为了主线,所谓的沟通不畅不仅仅仅会发生在不同国家不同语言文化背景的人群之间,每个人都有可能背负着莫名的心结而惘然执着、回避交流。我认为任何语言与语言之间的问题都不会是问题,只有心与心的距离才是距离。   想起电信的一句广告语——沟通从心(重新)开始!   4、暗夜亮光,回归生命本源(Returntospirit)   影片的结局,是聋哑日本女孩赤身裸体站在高楼的阳台上,与其说她是更接近天堂的人,不如说她回归了生命本源。语言和外饰都不是与身俱来的,一个婴儿从蹒跚学步到模拟发音起,主观世界发生改变,客观实际却不容置疑。暗夜亮光,是我所处的现世,脱离这个支点,再去回顾生命的本质却是寂静无声的!   所以说:我在,故我孤独百年!   通天塔影评(三):   题记:据《圣经·创世纪》第11章记载,创世之初,普天之下的人类同操一种语言,出于骄傲,人们想建一座通天之塔,以证明自身的无所不能。上天明白后,对于人类的骄傲感到十分恼怒,便将人类拆散到世界各地,分化了他们的语言,于是人们无法交流,最后筑塔的梦想成为泡影,而人们也从此不再沟通、交谈与倾听。   一对美国中年夫妇到非洲旅行,他们乘车经过山区僻壤时,女主人公被一颗莫名子弹击中颈部,西方为之一片哗然,视此事件为恐怖分子所为。同时,这对夫妇在国内的一对幼年儿女,随家庭保姆去墨西哥参加婚礼后,受到美国边境警卫的质疑,混乱下他们踏上了非法移民的死亡之路。打枪的原先是摩洛哥山地牧民的小儿子,他和哥哥练习抢法时鲁莽无知地制造了杯具。事件发生后,因追查凶器又引出日本的失聪女和她的父亲,女高中生正堕落般地四处寻找爱。在两个小时二十二分钟里,观众的目光由非洲切入东京。从美国整洁的家园,转向墨西哥尘土飞扬的婚礼。你看到摩洛哥儿童好奇的尾随旅游客车,和车内白人惊恐的眼神。美国的救援飞机迟发不到,女主人公歇斯底里中理解了乡间郎中的手术。你还会看到,墨西哥保姆在炙热的沙漠里保护了美国儿童,结果却被驱逐出境。已及那无形的树立在失聪女和正常人之间的隔墙。镜头在一次次的穿梭中,表现了世界不同地域,民族,礼貌之间的差异和距离;既使同一个国家和文化里,人与人的疏远和矛盾。   奥斯卡和金球奖的最佳剧情片《通天塔》,是今年我看到的一部比较优秀的影片。导演是曾执导《感情是狗娘》的冈萨雷斯·伊纳里多,演员更是有布拉格·皮特。也给这部片在带来更多的看点。不得不承认影片带有强烈的亚历桑德罗·伊纳里图的独特风格,他把多线索交叉叙事手法运用得十分娴熟,使得影片的整体效果并不因片段而缺乏整体感。甚至有超越上届奥斯卡最佳影片《撞车》的势头。同时,这种多线索叙事技巧在他的手中也已经不再仅仅是表达的工具,更是极富洞察力并具有深刻见解的表达出口,是其展现故事主题的必由之路。尤其是此片中的皮特给我的印象也一改在《燃情岁月》、《12罗汉》以及《史密斯夫妇》等商业片中看到的皮特,由皮特扮演的满脸胡茬的理查德,也展示了他不凡的演技。尤其是在一些画面如配妻子苏珊等待救援时眼神中传达出的无助以及之后在医院里给儿子打电话时难忍心中痛苦却又怕被孩子觉察而在电话旁偷偷啜泣的场景,给我很深的印象。   此片更深刻意境与意向,是十分值得挖掘与体会。   在日本那个故事中,正是由于聋哑女孩因为身体残疾的原因导致沟通欲过渡地受到压制,使她最后以一种十分极端的行为去获取沟通。()沟通的欲望已经凌驾于她其它一切欲望之上,她甚至想用性欲与身体获取与其它同年龄人的沟通,从而发现社会以及周围人对他的那种认可。我们甚至能够理解为这是她寂寞的太久而造成的一种强迫症。   影片在文化的展示方面也有很多出彩的地方,墨西哥的婚礼给我们一种很浓郁的墨西哥风味,嘈杂的环境,爽朗的笑声,欢快的舞步以及大家族的生活方式,也都与另一方面的美国生活还有此时身在北非的理查德夫妇的境遇构成比较。   对于摩洛哥少年的行为,也让我们看到教育的差异。用中国人俗话说“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因为未成年他们也许还不需要对他们的行为负完全的刑事职责。伤害已经造成,故事的最后让大一点的男孩中抢我认为是一大亮点!小男孩的恶果接在了自己哥哥的身上,他会更加后悔他的错误。因自己的失误导致他人的损失,因小男孩的一时兴起而开枪射击造成苏珊的伤害,最后又因他对警察的欺骗和开枪反击,造成自己哥哥的死亡,这种惩罚比让他受罚就应更为严苛。与之相反的美国小孩却在关系学校的寄居蟹,如此的比较,生活背景的对人生的影响不言而喻。   一切又都是如此的现实。保姆被永久不得入境,美国的直升飞机。还有善良的摩洛哥人对他们不求回报的帮忙,也是这个现实的组成。   但是,信仰和期望,“深夜中最明亮的光”,随着乘载女主人公的直升机在沉沉黑夜里,掠过了尘埃,山岚,教堂的高塔;随着赤身少女和父亲相拥的画面,渐渐融入了现代都市的星辰幕帐。“通天塔”,这痛彻心扉的迷失和困扰,是否已在身边漫延的太久。当开枪的少年摔断猎枪,凄厉地哀求救救他垂危的兄弟,最直白的画面,到达了最震撼的效果。生命如此发人深省。   因为语言,生活背景等等因素,让“通天塔”映射了我们的现实。人类曾几何时的愿望可能也以被忘却,如今我们能否重建通天塔,排挤、猜测、误解,通天塔如今只能通往这个入天堂的地狱吧。   通天塔影评(四):   《巴别塔》让谁失望?   这回,罗杰·埃伯特(RogerEbert)没有去颁奖现场,而是拖着病体在家里看完了冗长的典礼。并且失望至极地在博客上反省自己对最佳电影的预测。作为全美最著名的影评人,他对《巴别塔》的钟爱与评委会对它的漠视是如此让他无奈,《巴别塔》到底不好在哪里?   阿尔加最后完成了他的三部曲。一般来讲,凡是三部曲,必须是中间那部最好的。但《巴别塔》真的是一部烂片吗?在IMDB网评上,对它的评价可谓是褒贬不一,并且都走向了极端,尽管都是缺乏理由的。恶言相向的批评充斥着这样的词语:冗长、复杂、自命不凡。自命不凡?它让谁不舒服了,让谁难受了?   有人批评说,《Babel》是一部“类《Crash》”的电影,没有什么创新的。不仅仅从结构上是如此,而且都在探讨不同种族的生活状态。其实我觉得两者实在相差太大。《Crash》是面向国内的,而《巴》则将重点放在了国外上。这一内一外的差异非同小可。对内你能够指指点点,而对外,恐怕未必能让评委们好受。   阿梅莉亚带着小孩离境没有受到什么阻挠和障碍,而越境却遇到了严格至极的检查。国境成为一个“出去容易进来难”的口子,管辖着这个国家的人口,以防病从口入。在安哲罗普洛斯的电影里,边境一向是隔离的障碍,他用诗意的画面来表现,而在此处,却是以事件,以紧张的气氛。对于美国来说,墨西哥人一向是让政府很头疼的,他们偷渡猖獗,而且在美国的合法墨西哥居民,他们旺盛的生育力不禁上美国的精英阶层担心,在《为精英主义辩护》中,老保守派威廉亨利早就预言:以后美国最多的人种将不是白人,而是墨西哥人。这种危言耸听与美国政府的政策一拍即合——恐慌,可能是带给民众最好的礼物?   美国人恐慌吗?小男孩在墨西哥婚礼狂欢上听到枪响时的惊恐,他看到鸡被杀时的惊愕,他是不是也想到阿富汗的塔利班对美国人和日本人的割首示众?美国人是恐慌的,他们在摩洛哥看到当地村民时是如此害怕,生怕将他们生吞活剥,赶紧要逃走。他们更愿意在防弹玻璃后面看外面的风景。这样安全。   鲍曼在《废弃的生命》中解析了恐惧对政府的作用。只有让民众感觉到恐惧,民众才越需要政府,越听话,政府才能坐得越牢,越稳。所以,民众的恐惧是政府立足的支持。恐惧,无处不在的恐惧,美国人的梦魇,美国人的死穴。冈萨雷斯点到了它,驴象两党是一样的不会高兴。   冈萨雷斯在影片中设置的最大隐喻莫过于在日本的情节。日本就像是有口无言、有言无声、有口难辩的女孩一样,压抑到了极点,欲望得不到释发,只能赤裸裸地发泄。他们的枪只能用来打打摩洛哥的野兽,或者往自己的嘴巴里打进去。嘴巴,这个器官的失效,竟然成了日本最让人难堪的尴尬。这一点,恐怕还没有人理解到。   但,有点东西都是相同的。比如感情,比如亲情。在摩洛哥、在美国、在墨西哥、在日本,影片中都设置了父母子女的关系,这些东西都是相同的,这可能是世界最大的期望。基耶斯洛夫斯基曾说:有那么多的不同,政治立场、宗教信仰、民族、种族、意识形态……等等。但是,总有些是相同的,那就是情感。   不是情感让评委失望,是恐慌吗?   通天塔影评(五):   恩,看了3部片子。先是看了一部“巴别塔”。因为有帅哥皮特出演,而且看介绍听说阵容豪华。可惜俺只认识他一个。而且之前正好有看到过《圣经》创世纪篇里面有说到巴别塔这个故事。这部电影就是源于这个故事。   巴别塔也叫通天塔,人们期望能够造一座塔直通天上,上帝看了不爽,不期望发生,就师法让人们语言不通,给他们的沟通造成障碍,最后巴别塔计划失败了。而这部电影也是说文化沟通上的问题。   采取的多线交叉讲述的方式,如果换成了候孝贤,估计就是分成几个故事。看完大概梳理了下,就是分为一对美国夫妇在北美被误伤的故事,墨西哥保姆和两个美国小孩的故事,以及日本聋哑女的故事。其实我觉得日本这个有点牵强。只是因为那把猎枪有联系。如果剪掉故事会更紧凑些。而且日本那篇结局还没看懂。汗。   其实文化隔阂我觉得还好,墨西哥非法移民了,美国对于一次枪击非要把事情搞大,认为是恐怖分子之类的了,只是一些热点,我看完整部片子更多的感觉是人性的自私。   彼特老婆被枪击后,他在村里等救护车,车上一些上了年纪的人身体不适,车上其他人等了很久,又再等了半个小时,救护车还是没有来,他却不管不顾,只是不准他们离开,甚至动手威胁,谁的生命不是生命呢,墨西哥保姆的侄子把两个小男孩丢在荒野,自己开车跑掉,不自私吗?保姆尽管之后看到了警车,让他们去搜索两个小孩,但是她就不能一向带着两个孩子走路寻找吗,为何半中间要把他们丢在那里呢,是不是因为这样自己负担减轻,生还的概率更大些呢?彼特不管保姆儿子一生只有一次的结婚,不准她离开,不继续沟通,就把电话挂了,难道他没有职责吗?   十分时期十分手段。官僚主义害死人。美国妇女没有第一时间抢救,而是政府之间互相攻击,小孩没有立刻求搜救,就是先把嫌疑犯抓住再说。还好编剧还算比较用心正面,美国妇女最后还是生还过来,两个小孩也被搜救到。如果阴暗点,彼特的老婆孩子都挂了,搞不好就变成男版的“杀死比尔”或者是“老男孩”系列了。   通天塔影评(六):   影片讲述了在摩洛哥、突尼斯、墨西哥和日本发生的三个故事。故事以皮特和布兰切特扮演的一对美国夫妻因为婚姻危机,去摩洛哥旅行,却在旅途中遭遇不测开始。原先是因为两个牧羊少年,用父亲买来的来福长枪,瞄准旅行巴士练习射击。,他朝着远处发亮的东西射去,原先这个发亮的东西正是皮特和布兰切特夫妇乘坐的旅游巴士。这个少年发现自己射出的子弹远得超出了想象。它射中了布兰切特,这是整个事件的催化剂。为此这对夫妇只好逗留一段时间,这又影响了他们的保姆,这位墨西哥保姆面临着艰难的抉择,她不想错过在墨西哥边境的一场婚礼,虽然布拉德命令她在美国和孩子们呆在一齐,她却打算叫她的侄子(盖尔贾西亚饰演)开车带她去参加婚礼,并且也把孩子们带上。但是若他们回程从墨西哥到美国,却可能遭到一项犯罪指控——绑架美国小孩。   所以四个不同的群体,在三个不同的大路上,虽然都是陌生人,却产生了碰撞。他们因为一个偶然的事故使得事情无法控制,美国夫妇,反叛的日本聋哑少女和她的父亲,墨西哥保姆……这些陌生人不会相遇,同样他们也无法有好处的交流……   而我最喜欢的是那个日本女孩千惠子的表演。她爱父亲却苦于无法表达——父亲对她来说实在是太陌生了。为了找寻自己的价值,亦或是一种“存在感”,她开始纵容自己,用身体来吸引别人的注意,以满足自己内心的空虚。让人痛心的是,靠近她的人总是又快步走开,只因她是个聋哑人。当她找到所谓的朋友时,她得到了她以为的快乐。可在越快活的时候,越是感觉寂寞。嘈杂的舞池中,千惠子陶醉了,释放了,忘却了,转醒了,看清了,同时也迷失了自己。她总是因为无法表达自己内心的那份爱那份情感因此关上了自己的那扇心门   她的依靠在哪里?见到朋友似醉非醒的满足神态,她才发现她什么都没有得到。于是找到了那个警察。她的目的很简单,她需要一个精神上的慰藉。当她发现警察能听她胡吹的母亲的死因,她开始第一次被人重视,最后有人能聆听她愿意倾诉的。于是她又开始了大胆的尝试,用自己的身体来勾引他。当警察不为之所动拒绝了她但还是拥抱了她,为她披上了自己的制服,她才最后明白,最后感受到这种爱,不同于那些男孩子是游戏似的感情,她第一次体会到什么是关心。这也使她在之后能打开心房,去应对自己的父亲。也许事情就是这样,没有什么不能解决的。只要这种爱还在我们心里。   正如片尾那句话通天塔——爱之光   “献给我的孩子。最暗的夜,最亮的光。”或许在每个人心中都就应有一做通天塔,它通向的是一个没有误解,没有障碍,没有伤害的光明之塔。人们能够和谐融洽,不因文化和国界的而产生差异的无疆地域。它是人们看到未来信念的钥匙。所有的误解都会因为爱而一一化解。
  1. 罗马假日影评
  2. 蝴蝶效应影评
  3. 神探夏洛克影评
  4. 三傻大闹宝莱坞影评
  5. 阿甘正传英文影评

本页面《通天塔影评》的转载信息

本页标题:通天塔影评 本页地址:http://www.duanmeiwen.com/guanhougan/yingping/34302.html 转载请以链接标题或地址的形式注明出处,谢谢!
鸿运国际